一生学习网

当前位置:主页首页 > 工作职场 > 跳槽 > >

全球最大资管掌门人养成记:神灯护体,谁与争锋

来源::网络整理 | 作者:管理员 | 本文已影响

全球最大资管掌门人养成记:神灯护体,谁与争锋

他出生于美国加州的小城市,老爸开鞋店,老妈在大学教英语。他颜值普通,禀赋平平,与少年班无缘,哈佛耶鲁更是想都不敢想,凭自身努力,他考进了家附近的州立重点大学。本州学生学费打折,性价比高。他读了政治经济学,感觉找工作艰难,又在本校读了个MBA。

那是1976年,MBA毕业的他23岁,拿到华尔街的敲门砖,欢天喜地搬去大城市纽约,进入投行。投行精英们大多势利,谁也看不上他,大家丢给他一摊当时不入流的生意——债券交易。没想到他捣鼓一下,还整出了大名堂。

那时华尔街几乎没有电脑,他和同行们开发出来的抵押贷款证券市场,深刻影响了华尔街未来走向,多年后还引燃了2008华尔街金融海啸。

到这里,故事才刚刚开始。

他找到安身立命的本领,自以为事业处于上升期,却又在交易中赌错方向,仅仅在一个季度内,就给老板亏掉1亿美元。

即使是在今天,1亿美元也是很大一笔钱。更何况那是1986年。刚刚升了合伙人的他,被投行扫地出门。他眼睁睁看着大好前程,因为自己的“错误”毁于一旦。

这个被打入十八层地狱的“失败者”,不得不面对最窘迫的自己。仰天痛哭之余,他问了自己那几个北大保安每天都要问来访者的问题:我是谁,我是干嘛的,我要去哪里?

这位严酷审视自己的年轻人,就是贝莱德集团的创始人、CEO拉里·芬克(Larry Fink)。

全球最大资管掌门人养成记:神灯护体,谁与争锋

贝莱德集团如今是全球最大的资产管理公司,手持“神灯”阿拉丁系统势不可挡。截至2018年9月底,管理规模6.44万亿美元。客户包括全球中央银行、主权财富基金和养老基金。

芬克,被称为华尔街最强大佬,美国政界也都敬畏他三分。各国政府高官和华尔街巨贾都想听他的意见。

因为他的低调,普通人对这位大佬的认知极为有限。芬克和他结婚35年的妻子在纽约州有一座农场。某次他的邻居因为从芬克家经过的马道被封掉,大发雷霆。当被告知主人名字时,邻居一脸茫然:谁是Larry Fink?

一亿美元买来的教训

◆  ◆  ◆

芬克出生于1952年,青春期赶上了自由主义流行的60年代。他骨子里也印上了民主党的基因。被东家第一波士顿银行炒鱿鱼时,芬克还是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。

其实直到亏掉一个亿之前,芬克都是公司的红人。他骨子里极具创新精神,是资产证券化市场的核心推动者。

金融的本质就是价值的跨时空交换。跨时空很好理解,比如今天的我向明天的我借钱,或在A城的我向在B城的某富二代老板借钱。

而所谓资产证券化(debt securitization),是基于这一原则的放量应用。它让银行等房贷机构把存量贷款(实质是未来的现金流)打包卖给第三方。第三方再层层打包包装,可能再卖给第四方、第N方。反正最后本金收不收得回来,跟银行已经没啥关系了。但银行卖出贷款,就能再放贷给新客户。需要资金的穷人就能比较便宜和方便地获得流动性。

芬克的金融创新当时影响了全世界最牛的企业。他主刀帮通用汽车成功地卖掉了64亿美元的车贷,这成为写进教科书的案例。

更具讽刺意义的是,芬克当时还跟同事一起帮Fannie Mae卖掉了10亿美元的住房抵押贷款证券(MBS)。到2008年年底,美国14.6万亿的房贷中,一半都已经被证券化了。而其中5万亿的证券化产品是被美国政府支持的实体担保的,最大的两个就是Fannie Mae和Freddie Mac。

如果从后视镜看,资产证券化不断被资本和贪婪人性推向极致,成为2008年次贷危机“祸根”。但这在当时,不仅积极地给金融市场提供了流动性,也提高了全社会的生产力,属于积极的金融创新。芬克也为此深感自豪。

芬克激进、勤奋,他任职期间帮公司赚了10亿美元。并且做到投行债券交易部一把手。旧同事们回忆,芬克那时极具攻击性,野心勃勃。他对风险的喜好极大,下大注从不手软,也不介意游走于灰色地带。

不过一切功绩和荣誉,都在他亏掉1个亿之后,灰飞烟灭。

折戟的芬克反省自己的自以为是。“我太过自信,觉得把市场搞明白了。但其实我们没留意的时候,世界已经变了。”

和所有的失意者一样,他陷入深深的自我怀疑,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做交易,是不是应该继续留在华尔街。

芬克得到最深刻的教训是“成功和失败同源”:造就一个人的,迟早要毁掉他。赚钱的时候,芬克并没有理解自己承担的风险,而仅仅是觉得自己牛X。当市场发生变化,并超出他的理解时,他被狠狠地煽了耳光。

他用一亿美元买来的教训,就是一定要控制好风险——不管是赚钱还是亏钱的时候。他暗自发誓,如果不能完全理解自己承担的风险,就坚决不应该交易。

他更敏锐地察觉,他在投行服务的那些看似高大上的客户,不管是养老基金、大机构,还是政府,对风险也毫无概念。

社交之王

◆  ◆  ◆

离纽约曼哈顿贝莱德总部两条街之遥,有一家老派的意大利餐厅。

餐厅有两个亮点,第一,这是华尔街投行大佬刷存在感的地方,他们常来这里见人。第二,价格不菲。最便宜的午餐,百元美金起跳。

芬克是餐厅常客。他最喜欢在餐厅靠窗的一排座位和同行侃大山——这里被称为CEO专区。

在美国的电视上,专家芬克略秃头,戴着眼镜,对利率、美元、国债收益、金融监管滔滔不绝,满满上流社会的精英派头。然而私下的芬克截然不同。他朋友形容他在饭局上幽默、热情、说话很毒,一点不害怕得罪人。

直言直语的芬克从来不忌讳自己对高盛的厌恶。他只用高盛做交易,从不用他们的投行业务。

在许多华尔街大佬的心中,在金融危机后的阴影中崛起的芬克是神一样的存在。摩根士丹利老大John Mack这样总结芬克的优点:“他对生意运作了如指掌,理解风险、理解市场、也没有犯过什么大错。”

在信息就是金钱的华尔街,芬克还有个无人能及的优势:他是所有八卦的中心。街上谁做了什么deal,谁要跳槽,谁在闹绯闻,都逃不过芬克的双眼。

芬克具有极强的社交能力,他可以从别人的只言片语中捕捉到自己需要的信息和反馈。他还很乐意分享自己的独家八卦,经常讲到一半的时候,戛然而止,吊足对方胃口。

据华尔街的人讲,这哥们最喜欢说的一句开头是“我跟华盛顿的领导”是这么说的。(“As I told Washington”)

华盛顿对芬克的厚爱让许多大佬眼馋。2008年金融危机顶峰时期,美国财政部和美国联邦储蓄银行同时向芬克求助。换句话说,贝莱德直接辅导美国政府灭火救市,参与到J.P.Morgan收购贝尔斯登、美国政府出手救AIG、Fannie Mae,Freddie Mac等特大救市案。

全球最大资管掌门人养成记:神灯护体,谁与争锋


分享到: 更多

热榜阅读TOP

本周TOP10

白领跳槽看重培训发展机会

白领跳槽看重培训发展机会

全球著名人力资源咨询机构翰威特公司目前对1007家在亚洲设立业务的公司进行了调查,结果发现,在反馈的跨...